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    >    名流派对    >    我们爱电影

指尖上的如懿传:娘娘们都是精致的美甲女孩

编辑:一只东尼 时间:2018年9月11日 内容来源:manbetx正网   图片来源:manbetx正网  

文章导读

深深双阙中,宫花寂寞红。《如懿传》里的争艳群芳,如今早已在宫闱秘闻里落得满纸荒唐,一把辛酸。唯有指尖的一绺华彩,将宫廷女人的举手投足和恩怨杀伐,丝丝缕缕,隽永雕镂。

攘袖见素手 皓腕约金环

珠帘映双阙,罗衣惹啼痕。不只是在器物衣妆上匠心独运,《如懿传》还以靠近历史的姿态,让演员剃了额发,蓄了指甲,其中的滋味,总值得你我细细地品。

而恰是那指尖流转的一抹赤金足玉,最是见微知著,灵动奇巧,仅用一双护甲,便说罢了人情事理,道尽了宫廷尊卑。这方寸之间,大有讲究。


手如柔荑 玉指青葱


在清宫戏中,总能看到后宫妃嫔们手指上戴着长长的指甲饰物,饮食起居,抚琴刺绣都免不了要翻弄着兰花指,仪态之中别有一番高贵。

这种精妙的饰物唤作“护甲”,顾名思义,即是为了保护长长的指甲。这是前人蓄甲之风的产物,常以金银、玳瑁、珠玉纹饰而成,在清朝风靡一时。

为何蓄甲?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”而不敢毁伤只是一层,更是因为古时女子追求“腕白肤红玉笋芽”的纤纤玉手,指甲修长更有美感,拿取也得十二分小心,久而久之,闺秀仪态就像肌肉记忆一样,在举手投足间被琢磨出来了。

蓄一寸长的指甲,哪怕是豆蔻年华也需要半年以上,稍不留神,指甲就会劈裂折断,一开始出于朴素的实用考量,人们特意将手指罩上了这套筒。

旗人女子便在这护甲之上大做文章,恣意修饰,把冷冰冰的金属套筒,变成了从清宫一直流行到民国初年的奢华美甲。


清宫之中,护甲由宫廷广储司和造办处的撒花作、累丝作、玉作、牙作、镶嵌作、珐琅作等处承做。以掐丝珐琅的景泰蓝为始,玳瑁点翠,赤金足玉,镶嵌碉镂,錾刻累丝,不惧靡费。

细想来也是,上有缀满珠花的两把头,下有高跷般的花盆底,在袖摆宽大的纱衣和马蹄型袖口的朝服下,倘若十指短秃,这般不搭配,看起来便尤其笨重。


指尖浓纤得当的一绺华彩,荒诞,又令人着迷。


尊卑情理 指尖流转


只是这清宫戏里的护甲,决不能仅仅是美则美矣,把其中的尊卑有别,人情事理娓娓道来了,才算得上是有功力。

戴上了护甲的纤长手指,必定要时刻翻着兰花指,诸事不便还易折毁,蓄甲之人几乎没法做体力活,蓄甲和护甲,因此成了彰显尊贵地位的一种手段。

蓄甲之后,也唯有抚个琴刺个绣做个香囊,不算碍事,可想而知,宫中群芳当然是一双十指玉纤纤,不是风流物不拈。倘若封赏及贵人嫔妃,青天白日下十指秃秃地被人瞧见了去,那是极不衬位分的事。

前日的剧情里,如懿受了冤屈,被褫夺封号,废为庶人,进冷宫之前的这场戏令人印象深刻,梳洗之后,如懿挑了最平实的银簪戴上,面前摆着一排短小朴素的护甲。

侍女惢心问道,“这进了冷宫,护甲就不带了吧”,如懿却坚持戴上了护甲,“就算在冷宫,也得活得体面些”,还打了络子绣了帕子,没换些胭脂水粉,倒是要来了凌霄花籽侍弄花草,觅得一阙清欢。

进冷宫,废为庶人亦戴上护甲;出冷宫,面对先帝弃妃也颔首。这体面,已然超越了作为嫔妃的骄矜,成为了一种再艰难也要过好日子、再落魄要尽到礼数的普世选择,令人动容。

“多漂亮的指甲呀,养着指甲,戴着指套,过着旁人伺候的日子,怎么还会想回到十指秃秃,伺候本宫的时候呢。”


平冤之后,面对一起长大却背叛自己的贴身侍婢阿箬,如懿攥过她的手,感叹冷宫三年间,阿箬早已蓄好了指甲,戴上了景泰蓝护甲。

这指尖的流露出来的情意,也经得起推敲回味。


如懿握住了阿箬的手,一句“得了你该得的吗”,是一雪前耻的嘲讽,也有手足反目的悲凉,固然是咬牙切齿的恨,也念得起曾经摇摇欲坠的主仆温情。


名花倾国 两相欢

《如懿传》之美,在于“戏说正史”的严谨与匠心。乾隆年间数十载,那拉皇后如懿的一生,都凝练在这青葱玉指的翻弄之间了。

受过荣宠的内命妇都曾争艳夺宠不假,但梳妆打扮起来,再恣意也得按位分来,不能僭越了规矩。


轻拢慢捻间,人与人,今同昨,指尖风景的错落自个儿就会陈情言事,个中蕴藉,便是冷暖自知的人情滋味。


乌拉那拉·如懿

解释春风无限恨


宫闱之中,富丽堂皇,金堆玉砌,一切都如同繁花拱锦绣,无一不华美炫目。只有她,如那锦堆里的一根孤蕊。

从青樱到如懿,从潜邸到后宫,只有她,兰因如梦,但求“情深义重,两心相许”。

一开始,她守着青樱与弘历的情分,不争不抢,格外谦逊温婉,最喜绿梅,着一双铜胎掐丝珐琅护甲,短小娇俏,清丽可人。

哪知君恩如水,匆匆不回头,明知其中蹊跷冤屈的弘历,迫于时下朝野后宫重重的掣肘,将如懿送去冷宫受了三年苦楚。

左 如懿 累丝珠饰银护甲

右 海兰 景泰蓝护甲


出冷宫之后,她终于开始成为了姑母宜修口中那样的有手腕有权谋的乌拉那拉氏,清算阿箬那夜起,她便换上累丝珠饰的护甲。


你我知道,她的身体里,唤作青樱的一部分已经冷却了。


从冷宫中走一遭的娴贵妃,到为她而创的摄六宫事皇贵妃,她的护甲有了一番变化,一只白玉镯搭配双环明黄戒指,银色鉴刻护甲纤长,多了分不怒自威的气场,却仍旧娴雅低调。

当如懿终于站在了后宫的最高处,成为了继后乌拉那拉氏,她所佩戴的护甲,也与那金累丝嵌珠朝冠相搭配,赤金松石烤蓝银的护甲,雕镂奇巧,雍容得摇摇欲坠,注定要以悲剧收束命运,愕然断发,给去了的青樱和弘历。


珂里叶特·海兰

调琴抽线露尖斜



绣娘出身的海兰,潜邸时偶然得幸,乾隆登基后封海常在,后位至愉妃。后宫中,唯有她能将一声“姐姐”叫得百转千回,掩盖万般算计。唯有她,把“姐姐”叫成了一生执念。

她曾柔弱怯懦,如懿幽居冷宫,遭了欺负便魂不守舍形容枯槁,她原本就不饰簪花,不攀权贵,甚至连护甲也不戴动辄泪洒深宫,每每让人看了笑话。

也是由着如懿一番说教,“人到了绝境,必要生出勇气来”,素来懒起画峨眉的海兰,转而开始鸾镜巧梳。

插簪饰玉匀翠黛,海兰画了极提气儿的妆容,戴上了纤长锋利的景泰蓝护甲,着了顶艳丽的刺绣纱衣,一夜之间,判若两人。

往后的海兰,愈发地有韧性,执念也渐深,但终其一生,从未有忘记要护住姐姐一世周全。


富察·琅嬅

沉忧伤人鬓蓬霜



她是平衡六宫的中宫皇后,是太后与皇帝之间的调和剂,是所有皇子公主的嫡母,是背负富察氏一族荣耀的女子。重重身份之下,排在最末的、最卑微的方才是琅嬅,是她自己。

琅嬅着赤金护甲,华贵虽在,面儿上却透出几分简朴婉约。她断然是授意了不少宫闱之争,没落得什么好结局,没有多深的心机,却是将一生困在了焦虑之中,只在时光蹉跎之后,引得乾隆几度追思怀念。

这中宫之主的身份,要她收余恨、免娇嗔、且自新、改性情、休恋逝水、苦海回身。早悟兰因的富察氏,无力保护己出的皇嗣,每每以血滴墨抄了佛经,还是落得“一报还一报”的下场,最终牡丹泣血,五内俱焚。


高晞月

琵琶声停欲语迟


高氏慧贵妃,心思这般简单,被挑唆作恶时仍乖张地直截了当,每每被人当了枪使,又时时自诘。素来体虚怕冷的她,最终讽刺地走完了大雪无痕的一生,可爱可怜可惜可叹。

如此贵妃,容光潋滟,犹抱琵琶施施然。剪水秋瞳,轻拢慢捻笑盈盈。她原本不过是个恃宠而骄的甜蜜女子,只是一入宫墙里,天真不得返。

她的护甲亦甜美招摇,乖戾闪耀地毫无心机,赤红明黄,金玉珐琅,连将死之时也要穿上朝服,指尖妖娆,体面地坦诚相对。一开一谢一荼蘼,别有幽愁暗恨生。


金玉妍

摘得蘼芜又折花


北国金氏贡女,妩媚动人,擅北国琴艺歌舞,被北国寄予厚望,为母族奉献一生。旁人皆为爱情名分所困,唯有她身为外族,步步惊心,阴毒行事只是权衡之计,句句挑唆都是赌命的权谋。

她将忠诚与爱意全数许给了世子,渴望能扫除障碍当上皇后,在前朝后宫都金尊玉贵,方才能成为母族的筹码。种种卑劣阴险的行径,翻个面儿来看,竟是外族女子悲怆的献身。

她处处走动,口舌之间布下盘根错节,兵不血刃地借他人之手料理了敌手。她的黄金护甲也是这般,极为纤长锋利,纹理中细细密密地镌刻着狼子野心。

可没想到,在后宫争了半辈子,临了,看清自己不过是一贡品;对世子痴情多少年,末了,方知自己只是一枚棋子,可恨亦可怜。

这指尖的方寸,绝不只是按名分论材料定长短。


中宫嫡母喜赤金简朴,摄六宫事皇贵妃显冷冽个性,就连妃嫔贵人的景泰蓝也各不相同,长短半寸,雕镂增删,便又是另一番杀伐果敢的身段。

这深宫闺阁,情起情灭不由人,花开花落自有时。看倦了妖娆死斗,这回却透过指尖冰冷的斑斓异彩,洞见了封建王权之下,无人得偿所愿的悲剧收梢。


但愿夜深忽梦少年事,着那对娇俏景泰蓝的青樱能笑看满城春色宫墙柳,如寻常女子,得一人相守,闻梅香如故。

将本文分享到

本文相关品牌

本文相关单品

你可能还会喜欢

更多相关网站内容

关注官方微信
VOGUE VIP专享
开启互动之旅

将文章:指尖上的如懿传:娘娘们都是精致的美甲女孩
喜欢到个人空间我的喜欢中。

喜欢理由:

喜欢成功

经验: +2 , 金币 +2

您的喜欢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欢列表,
请点击"个人空间" "喜欢"

已经喜欢

 

您的喜欢已完成,如您需要查看或者管理喜欢列表,
请点击"个人空间" "喜欢"